站内搜索:
演讲美文
井冈山——血与火的史诗 (组诗)
发表日期:2018-01-05 来源:吉安市教育局
  ——读《井冈山革命故事》有感               

 

 

走进罗霄山脉

盘旋于层峦叠嶂之间

如翻阅一部厚重的史书

书中,充满血与火的叙事

充满了史诗般的气度与辉煌

这里曾一度被英雄塑造

却又一度遭遇血洗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伟人书写出如此悲壮的诗句

                   作为这部史诗的诗眼

                   而井冈山的一草一木

                   便是诗眼中的一个个不朽意境

         


        

 

有人说这里是海

一个被推出了地壳的海

万壑苍翠,涌起无垠的碧波

有人说这儿是古战场

绿色,返青了枯萎的信念

信念,支撑了艰难的岁月

 

当一群海盗从硝烟的阴霾窜出

胼手胝足的泥腿子们

把信念与仇恨装满胸膛

几声操练历史的呐喊

划破了被死神扼住的寂静

摇撼了这块凝固的海域

刹时,旌旗摇摇-----

那是海上摇动的帆

刀枪挥舞,石木翻滚------

那是海上交织的网

还有那隆隆炮响--------

那声让海盗宵遁的炮响呵

 

年轻的船长微笑了

欣慰漫过他削瘦的脸庞

于是,他挥笔疾书

                    ——《西江月.井冈山》

于是,有了历史的定格

                    ——“黄洋界保卫战

于是,有了凝固在罗霄山脉的

                   正义的百慕大三角

 

             

 

枪口一阵长时间的痉挛

射出一个血腥的日子

在小井,在黑土地的怀抱里

倒下一百多位伤员

弹孔里汩汩地淌出

滚烫的、殷红的、还在成长中的

生命的黎明

 

这是群大地的儿子啊

                   就因为皮肤像脚下的黑土地

所以不惜献身于土地

这是群太阳的骄子啊

就因为血和太阳一般热

所以不惜用生命换取光和热

 

倒下去了,他们是一群

不愿离开大地的安泰

倒下去了,他们是一群

不愿停止追日的夸父

倒下去了,他们是一群

不甘黑暗的普罗米修斯

 

小井深邃如海

小井博大如天

掩藏了一切又宣示了一切

再生的子规

嘴里总衔着这段历史

吐出一个个带血的故事

复活的杜鹃裂开花瓣

永远是一个个弹孔

绽放成漫山殷红的杜鹃

 

 

             

 

自从来了一群强盗

将你抛进了火的炼狱

从此,你的名子就与火连在一起

来的是群玩火者

遗传了祖师爷们玩火的嗜好

深信火能烧掉他们畏惧的一切

 

烈火熊熊呵

土地被炽烤被焚烧

历史在呻吟在挣扎

火,蔓延为火海,火,聚烧成熔炉

火,在毁灭,火,在锻造

 

于是,海罗杉与水杉在火中默契

相许他年枝叶拥抱

小草与小花在火中默契

相应在春天喷芳吐绿

还有那段残墙那块坚石呵

也浓缩成了一个预约

 

火灭了,杜鹃花却年年燃烧

燃烧才是信念的疯长

燃烧才使生命永恒

燃烧,大井在烈火中复活

燃烧,凤凰于烈火中再生

燃烧,火铸的名字永存

 

            

 

倾斜着巨大的身体

形成了一个历史的斜坡

冷峻的空气

时时扩散为一场风暴

太阳高高在上

和正义一道君临一切

这里本来没有锋利的雪线

但有了警觉的眼睛

就变得不可逾越

 

倾斜本身就是不安

倾斜本身就是抗争

一次不堪忍受的愤怒

终于使历史在这个斜面上滑坡

那是一次肉与肉的搏杀

一次正义驱赶邪恶的搏杀

如雪崩覆盖而下

 

一位银须白髯的暴动队员倒下

倒在了八面山的怀抱里

枯瘦的十指还紧紧握着长矛

生命的潮水已从脸上退去

瞳孔扩散得很大很大

可以装下这蔚蓝的宇宙呵

宇宙里没有战云

 

倒下了,还是山的名字

倒下了,还是山的形象

倒下了,还是山的精灵

倒下了,还永远站立着

是人

是山

是碑

 

 

            

 

石马被正义的鼓点声激励

踏响一串雄健的马蹄声

风,转过山岫

从岩石粗厚的声带边闯过

发出一阵阵长长的嘶鸣

山岚晓雾也在不安中

扬起了飘逸的鬣鬃

好威风呵

你这自然铸成的战马

 

飞奔的铁蹄犹存岳家遗风

踹破雾锁的贺兰山

扬起的长鬃如鞭

横抽密布的战云

就是雷霆万钧

也难压你愤怒的嘶鸣

好威风呵

你这倔强的战马

 

 

骑手们本来都是种田人

本来希望天赐甘露

本来祈祷地呈丰年

战云却将一切企望遮蔽

于是,你将他们驮上战场

教他们成为骑士

于是,战马和骑士共赴沙场

用嘶鸣与呐喊向黑暗宣战

于是,碧血残照的大地

飞驰着你们悲壮的双影

好威风呵

你这凝固成化石的战马

 

朱 砂 冲

 

据说是太阳的光照

孕育出这枚朱砂

据说是杜鹃啼血

凝结成这枚朱砂

据说是烽火狼烟

烧炼出这枚朱砂

朱砂冲站立成巍峨的山峰

万夫莫开的险隘中

一位点朱砂的勇士

 

这太阳般的朱砂

是一双双装满仇恨的眼睛

猎狩着踪狼迹

是一孔孔滚烫发热枪口

扼守着正义的门户

是血与灵相溶的结晶

凝聚成虽殒命而不悔的守望

 

朱砂的河水是默默的

默默流淌着殷红的记忆

曾有一千顷的乌云滚过

曾有一万羽的箭簇穿过

你只吐出半尺的水花

来感受这疯狂的洗礼

和洗礼后如春笋般的信念

 

朱砂的形象是风流的

风流中一个勇士的形象

风流中半个世纪的沉思

风流中一曲血染的悲歌

风流中一部不朽的史诗
吉安市教育局  黄晓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吉安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
地址:江西省吉安市行政中心  联系电话:0796-8936668  邮编:343000
赣ICP备16005852号